合肥印刷设计社团

轻盈的三月悄然而至

大王和小王的美丽语文2019-12-01 15:52:53

《听一听花语》,收入甘肃教育出版社《晨读时间》八年级下册  朗读:张馨予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好多时候,对时序的变化我们往往表现得比较迟钝。王昌龄诗中的这位深闺女子,也是在某个春日,无意中注意到了路边的青青柳色。或许,杨柳泛青已有多日,只不过她未曾留意罢了。而一旦注意到了,在那一刹那,她的内心便起了波澜。

昨天傍晚,站在窗前,无意中向楼下瞥了一眼,映入眼帘的,竟是满树的桃花!当时,除了诧异,我内心更多的是怀疑。这花,应该绽放好多天了,不可能突然在一天之间盛情绽放,而我,怎么就丝毫没有注意到呢?原来,轻盈的3月,在我的浑然不觉之中,已悄然而至,我差点就辜负了这美丽的春色。

何以会这么大意地疏忽了美丽春色呢?

刚刚过去的两周,有两个晚上的加班我记忆犹新。

上周六一大早,听说赵同学身体欠佳,要住院检查,我就去了耿家庄小学,想帮他们梳理一项成果的材料。我到学校后,赵同学已从医院回到学校。一堆工作没有头绪,他无法安心住院的。下午5点光景,赵同学的母亲来了,在她孙子的搀扶下。她进门的第一句话是:“儿子,你要不要命了?”赵同学百般劝慰,做母亲的虽说最终不再坚持,但还是不赞成儿子拼命:“你说工作重要,还是命重要?”最后,母亲说:“那过一会儿给你们送饺子过来。”然后,她无奈地回去了。之后,赵同学继续准备他的视频介绍。晚上八点光景,我催促赵同学,抓紧时间录像,因为还有后期制作,还有整个材料的装订。录像结束,已是9点多,周围的人都不会制作视频,我想到我们学校的张老师,虽说有点晚,但还是得硬着头皮试一试,看他能否帮忙。张老师爽快地答应了。我们准备好一应东西,从耿家庄来到我们学校。张老师已提前到达他办公室。个中曲折不再细说。一直到深夜12点,我们需要的视频终于制作完成。


那天,我的手机充过两次电。第二天,听说李校那边加完班,整好所有材料,已是凌晨四点。那晚,跟我们一起加班的还有曾主任、小甘、孙雪、小蒋。

这周三,上演了类似的一幕。我从新区回来,是傍晚6点。原本跟张老师约好在我经常装订东西的一家打印社装订材料,不曾想师傅不在。最终,我们去了甘肃日报社附近的一家打印社。晚上8点光景开始,结束时也是深夜12点。因时间仓促,张老师的不少材料还没就绪,我们只能在打印社里整理。打印社的师傅很是热心,从头到尾,没流露出丝毫的不快。他制作光盘贴的动作不由你不竖大拇指。他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外圈、内圈的直径大小,他都要用直尺细心测量。他没有专用的打印光盘贴的纸,只能用相纸打印出来后,用剪刀裁剪。他的剪刀功夫真是了得!剪出来的光盘贴圆圆的,竟像是现买的一般。据他说,小时候是跟着母亲剪过窗花的。

跟上次不同的是,那晚加班的人少,张老师和我,还有打印店的一位师傅。

加班意味着加班前后工作多,不得已才有了加班。或许,正因为工作多,所以我没能敏锐地感知到春天到来带来的变化。

在这个轻盈的3月,9号下午,宝岩、宏强、秦才一起出动,送来了《晨读时间》下册的样书。10号,我在QQ空间发了消息“《晨读时间》下册问世”,并配了图。接下来,我让梨花给深圳的焦老师寄去了三年级、高一年级样书,给邯郸的郭老师寄去了七年级样书,给商丘的子城同学寄去了高一年级样书。三位朋友都拍照过来,表达了欣喜之情。

焦老师说:“王老师,样书和赠书都收到,很美!很开心!”“最开心的是点点,她说:我妈妈编书了!我要带到学校去告诉同学们!”

子城同学更是几次发了朋友圈,有一次这样写:“心情激动。刚刚收到主编王老师寄来的三本样书,我的朗诵被收录到甘肃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晨读时间》这套教材的高中版。扫描书中二维码即可在线收听。名字变成铅字印到教科书上,这是我万万不敢想的……”

喜欢焦老师、子城同学这种状态!这是对自己劳动成果的敬畏与喜悦,是对生活中美好事物的感动与感激。

这会儿,得下楼去,为今年烂漫的桃花补张照片。

0183171002


Copyright © 合肥印刷设计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