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印刷设计社团

我是标书制作人

依米记忆2020-01-19 12:21:22

我是标书制作人。刚进公司时,我妈问我:“你们公司人多吗”?我说挺多的啊。“男的多吗”?“多啊”。然后就见我妈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时不时的还会关心我和同事的关系如何,相处的好不好之类的。


其实我跟我们同事的关系是很微妙的,我对他们也算是比较熟悉的,像他们的出生日期、家庭住址、毕业院校、电话号码,考了有什么证书的我都很清楚,尤其对他们的身份证即将过期这事,比他们自己都要上心。所以如果他们的身份证即将过期,而我打电话好心提醒时,不出意外,他们一定会以为接到了诈骗电话,而他们来办公室,我也绝逼会以为是推销信用卡的。


所以,如果我妈知道我平时见到的同事都只限于证件照,不知道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我是标书制作人,平时穷的吃土,但说起几十个亿的项目时从容的都会让我自己以为我身价不菲,我会觉得几千万的项目也就凑凑活活,几百万的那绝逼是会遭嫌弃的,但特么的其实我有多穷,文字都无法形容。




我是标书制作人,临项目开标时,我的所有时间,便都是工作时间,再不分黑夜与白天,也没有了性别和种类的界限。总之就是,标完人歇,标未完拼命的给自己打鸡血,整个人对标书的内心戏就如同拍一出美女救英雄的偶像剧,潜台词就是“有我在,你别怕,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就算熬夜熬死,我也绝不会让你出事......”



我是标书制作人,做标书要求我们必须细致,不能出一点差错,所以检查一般就显得尤为重要,也就有了“三分做七分查”的说法。而我每做一次标书,都像去医院做了一次体检。去之前,也就是做的时候,觉得老子一副天下无敌,什么状况都没有的样子。等到检查的时候,心里就开始犯嘀咕,别不是有什么毛病吧?等到检查封装好时,就跟在等体检报告一样,内心忐忑的觉得心肝脾胃肾没有哪处是好的,觉得哪哪都有问题。等到标书交上去,准备开标时,就像医生要找我聊我的体检报告一样,他没开口前,我总以为我快要死了但又想他可能误诊了,总想说句“要不你在查查?我感觉我还能活”。人求生的本能,对事物美好结果的期望,在这一刻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最后能不能活的是后话,但这个过程,太特么揪心了。



我是标书制作人,最不能忍的就是我们中标了,别人说是公司关系厉害。我们没中标,就说是标书做的不好。到底为什么没中标大家心里都没点13数吗?关系那么到位的话倒是开标前多用关系来指导下我们的标书啊,事后说再多有毛线用?你当我们操着卖白粉的心熬夜加班做标书就为了不中标的啊?我们比任何人都希望中标好吗?要不然我这工作有什么意义?熬夜加班、担惊受怕的难道就为了赚几千块钱工资?



是,虽然是为了赚那么几千块钱的工资,但就如同生活需要仪式感一般,工作也需要使命感,作为一个标书制作人,作为一个很穷的标书制作人,我废不起一个几个亿的标,我不值这么多钱,这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但老子却能凭着自己的使命感尽我所能为公司中几个亿的标,到时候呲牛逼的时候老子也可以说,我凭着自己的良心养活着整个公司!



我是标书制作人, 我的工作也许对于你来说简单单调而繁琐,技术含量也没多少赚的也不多。你可以看不起我,但请不要看不起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本身对我们标书制作人本就苛刻,我们犯不起错,所以投标的时候我们比任何人都紧张,所以如果我们想中标的目的是一致的话,就请你想对我们工作瞎逼叨的时候,忍住。我们接受任何指导和意见,却不接受抱怨和埋怨。如果抱怨和埋怨能让我们中标,那我接受。如果不能,请闭嘴!



Copyright © 合肥印刷设计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