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印刷设计社团

中央日报《资本论》广告事件 ——现代书业掌故之二

出版六家2019-12-01 14:12:26

这个寒冷的季节因你的关注而变得温暖


作为读书生活出版社(1940年在重庆改名为读书出版社)的负责人,黄洛峰被誉为抗日战争时期“大后方出版界的领头雁”。他联合同在重庆的进步出版界人士徐伯昕(生活书店总经理)、徐雪寒(新知书店总经理)等人,带领三家书店工作人员,并团结其他进步的新闻出版工作者,坚持同国民党当局迫害文化出版事业的反动政策进行不屈不挠,同时又充满智慧的斗争,留下了许多精彩动人的故事。

黄洛峰


马克思经典著作《资本论》的出版,是黄洛峰对革命出版事业的一个重要贡献;而《资本论》的广告宣传更是中国现代书籍广告中的一段传奇。早在读书生活出版社建立之初,黄洛峰就和他的同事们一道制定了详细的出版方针和选题计划。计划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而列在首位的是人们所熟悉的《资本论》。经过艰苦工作,1938年8月31日,《资本论》第一卷终于在上海出版;不久,第二、三两卷也相继刊行。这部200多万字的鸿篇巨制,每卷都是黄色中间套红的封皮,在封皮的上方写着闪光耀眼的“资本论”三个大字,下端印着“卡尔•马克思著,郭大力、王亚南译”的字样。为了这部著作的出版,黄洛峰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智慧。从组稿、翻译、编辑,到设计、校对,再到印刷、装订、运输、发行,以至到达读者手中,黄洛峰都给予高度关注,许多环节皆亲力亲为。

1938年版的《资本论》


1938年初版时,《资本论》印刷了2000套;不料在运往重庆的途中遭遇战火,损失殆尽。随后又加印了1000套运至桂林和重庆,很快就销售一空。抗战胜利以后,黄洛峰准备将《资本论》修订再版。但不久后,内战的炮火就已经点燃,国共两党矛盾迅速激化,彼此间势同水火。黄洛峰认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也适用于出版战线。他考虑的是,如何让再版的《资本论》进一步宣传好、发行好,发挥更大效益。于是和范用等精心设计了该书的预约发售广告,称其是人类思想的光辉的结晶,是政治经济学不朽的宝典”。具体的介绍性、推广性文字是如下两段:

 

资本论的产生,正象一个新社会的产生一样,它的一切经过,都是斗争的,革命的,它虽然受到一部分人的嫉恨,但也受到更多人们的欢迎和拥护。它的理论是象钢铁那样紧密,利刃那样锋锐,它的内容是象海洋那样深渊宏富,它的文章又是那样健全,美丽,动人。译笔极严谨忠实,而又熟练流畅,早有好评赞誉。本书廿七(1938)年初版,瞬时售罄,颇多向隅,迭连读者来信,建议再版,终因战时种种条件所限,未能如愿,今兹勉印出版,以应需要,用答读者之盛意。

全书三大卷,两百余万言,唯一的全译本,精印三巨册;用布面精装。

 

接下来,就“发售预约”的具体时间、价格、本埠外埠邮寄要求、预约或代办处地址等一一简要交代。

这幅广告在重庆《新华日报》1947年2月20日、2月26日两次均以显著位置刊出。因《新华日报》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宣传舆论阵地,《资本论》在上面刊登广告当然顺理成章。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该广告竟然会出现在国民党的中央机关报——《中央日报》上,登出的时间也是2月20日,且置于头版报头旁边最显眼的“报眼”处。在国共斗争激烈、内战正酣之时,两家形同冰炭、势不两立的报纸上,同一天在同等重要的位置登载关于《资本论》的同一则广告,这样的事在历史上还是绝无仅有的第一次。其实,这是黄洛峰巧妙地利用国民党新闻出版检查人员只注意广告的商业性质所进行的一次巧妙斗争。

《中央日报》头版登载《资本论》广告


广告刊登的具体事宜,黄洛峰是委托南京正风图书公司的老板陈汝言来操办的。陈老板抗战时在重庆沙坪坝开有一家书店,与生活书店、读书出版社和新知书店都有业务关系。他人缘很好,善于应付。战后复员南京,其正风公司除了卖书,还兼营出版。一次,他到上海读书出版社进货,正好《资本论》重印出版,向读者发售预约,出版社就和陈汝言商量,请正风担任南京特约预定处。陈老板爽快答应了。读书出版社又和他商量,在南京报纸上登广告。这是一个难题,《中央日报》是受国民党中宣部控制的,谈何容易。

为了打消陈汝言的顾虑,黄洛峰告诉他,广告属于商业性质,国民党检查官一般不会特别注意。并同他研究如何减少环节,可以先把广告排好,打一张纸型,到报社先订好广告位置,凌晨三点左右临开印前把纸型送去,赶上浇版开印。

据范用回忆,当时的广告稿是由他动手设计的,交陈汝言带回南京找一家印刷厂排版,打好纸型。黄洛峰叮嘱陈老板,千万要小心,见机行事,切不可冒失。同时交给他60万法币付广告费。陈汝言回到南京后,反复思考了几天,最后决定打电话给过去认识的《中央日报》广告部一个职员,约他到家里来商量。那位广告部职员说,《中央日报》从来不登这类书籍广告。陈汝言说,这是学术著作,欧美一些国家都出版的,应没什么问题。这样,终于谈定了,陈汝言把广告纸型交给了他,并要求他尽可能刊登在第一版报头旁边。

这时,陈汝言已知道事情不像最初想的那么简单。回到家中,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并将这件事告诉了妻子,让她思想上有所准备,还把书信等等做了一番处理;然后离开家,到一位亲戚那里借宿,但彻夜未眠。

第二天清早,陈汝言到中央日报社附近,远远看到报贩蹲在人行道上数报纸。他过去瞟了一眼,看见《资本论》一书的广告十分醒目,非常兴奋,就赶紧买了两份,随即到车站购票到上海。黄洛峰见到陈老板,紧紧握住他的手说:“谢谢你!这件事干得很漂亮。”然后关照他暂时不要回南京。

当天下午,蒋介石看到《中央日报》竟然登出宣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大幅书籍广告,勃然大怒,立即下令收回这一天的全部报纸,并要求严厉追查当事人责任。当时的著名反共报纸《救国日报》发表社论,题为《中央日报竟为共党张目》,承认“在国民党的声誉方面和心理方面,招致了不可弥补的损失”,要求国民党中宣部长引咎辞职。

此时,国民党胡宗南正疯狂向陕甘宁边区进攻,五路大军逼近延安。反对内战的人们看到关于报上《资本论》的宣传广告,无不欢欣鼓舞。出版业中有人戏拟一联,十分精妙:

 

黄洛峰绝妙设计  石头城一弹中的

胡宗南大军压境  陕甘宁四面扑空


参考文献:

1.马仲扬、苏克尘著:《出版家黄洛峰》,光明日报出版社1991年版。

2.范用编:《战斗在白区:读书出版社:1934—1949》,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年版。

3.范用编:《爱看书的广告》,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年版。

4.范军著:《中国现代书业广告二十家》,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作者简介

范军 1961年生,湖北荆门人。《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主编,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兼职教授。曾任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总编辑、社长、董事长,兼任全国高等学校出版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新闻史学会编辑出版研究委员会副会长、湖北省编辑学会副会长。




长期致力于出版文化与产业、出版史、文化传播学的研究和教学;主持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科技部“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重大技术创新及产业化资金预算项目等;出版的主要著作有《出版文化散论》、《中国出版文化史研究书录(1978—2009)》、《中国古代诗歌编辑专题研究》、《中国出版文化史论稿》、《中国现代书业广告二十家》、《岁月书痕》、《商务印书馆企业制度研究(1897—1949)》(合著)等;在CSSCI来源期刊上发表论文100余篇。研究成果多次获得省部级奖励,并有30多篇文章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报刊资料》转载摘登。曾入选第五届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首届湖北出版政府奖(人物类)、湖北省宣传文化系统首批“五个一批”人才和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首批“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并获中国大学出版社首届高校出版人物奖。




出版六家

六个出版人的小家


by.出版六家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出版六家公众号的所有内容,均为原创。

未经许可,请勿使用。

欢迎合作、转载。


Copyright © 合肥印刷设计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