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印刷设计社团

赠书 | 日本人爱“书”的“外表”,爱出了艺术的境界

日本通2019-12-14 07:01:09

文末有福利!

文末有福利!

文末有福利!


对于很多对日本博物馆文化有兴趣的朋友来说,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的JP TOWER学术文化综合博物馆IMTINTERMEDIATHEQUE)绝对是踏上霓虹国首选的去处之一。这一博物馆将“学术”与“公共服务”结合得非常完美,不论是寻古怀旧,还是探索宇宙和未来,都能够在学术研究与公众服务之间构架起一道桥梁。


而这一理念的落实,离不开东京大学综合研究博物馆,其馆长曾由西野嘉章担任。这位优雅的学者写了《装订考》一书,介绍了从明治时代直到20世纪末日本文学与书籍设计之间的审美态度。

 

见过书籍封面是身着和服的女人的背影吗?借助竹久梦二笔下的“女人”,你能感受到日本审美文化中的物哀、阴柔。知道是谁承包了夏目漱石的“书的模样”吗?对于发挥昆虫、花草等特定图样的形式美,他们充满柔情与创意。猜想一下神原泰有多么前卫?他在拓展新境界方面充满了天赋。


《祇园夜话》  竹久梦二 装帧


有限的书籍封面,深藏着无穷趣味。在小的事情上倾注审美想象力,也是日本文化一直以来的魅力所在。

 

竹久梦二的“青春样式”,唤起所有哀伤的眼

 

有些人特别偏好昭和三年一月一日春阳堂同时发售的《露台薄暮》及《春之赠礼》(春のおくりもの)吧。梦二的装帧作品可粗略分为:明治末期洛阳堂出版、附书衣菊版、曾掀起一股热潮的画集类,大正初期到中期由新潮社出版的和纸书盒袖珍本,以及大正中期至昭和初期春阳堂出版的四六版等三大类。当然,这三大类之间还穿插了实业之日本社、研究社等尝试以摩登趣味包装的书籍,不论是哪一种,都是当代具代表性的日本出版社委托的工作。

《露台薄暮》   竹久梦二装帧


在梦二众多作品中最大放异彩的,是大正十三年九月由文兴院出版、梦二著的《恋爱秘语》的装帧。出版社在广告上如此宣传:

 

如同蔷薇有刺般,恋爱是忧愁,是青春,是永远不变的微笑,是永不熄灭的情火。其中有泪,却很甘甜;有悲伤,然却轻淡。此书不就是恋爱的摇篮吗?那些甘甜的眼泪,淡淡的哀伤以及久远的微笑、不灭的情火,其根源全寄于其中。本书收录的梦二先生……独特的绘画,将开启所有哀伤的眼,告诉你关于恋爱的秘密。男孩、女孩,读吧!

 

读来是不是令人想掬一把眼泪呢?这本四六版圆脊精装、书封拼接而成的书,呼应宣传文案的诉求,封面与封底以木版双色印出少男和少女的脸庞,充满着不安与绝望、哀愁与思慕,构图以锐角表现男、女因受到压迫而紧绷的精神状态,与基尔希纳(Ernst Ludwig Kirchner)、赫克尔(ErickHeckel)、佩希斯坦(Max Pechstein)、施密特· 罗特卢夫(KarlSchmidt-Rottluff)等,以桥派为中心的同时代德国表现主义版画有异曲同工之妙。梦二也承认,这张机械印刷的木版插画,是模仿大正七年在柏林出版、刚进口到日本没多久的乔治· 葛罗兹大开本版画集中的《看这个人》(Ecce Homo)。

《金色夜叉》     竹久梦二装帧  


沉浸于忧伤中的女性图像,可说是梦二的注册商标。春阳堂于大正九年七月出版三六版圆脊精装附和纸书盒、长田干彦的《金色夜叉(终篇)》上下两卷,以及大正十五年四月出版四六版精装附书盒、久米正雄的《晴夜》,封面的女性图像皆是如此。梦二在人物造型上的重大特征,是保有日本传统人物形态,却隐约融合了立体派、未来派、表现派等西洋绘画元素,他常用来当插画的单色木版画作品尤其看得出这种特色。


《晴夜》    竹久梦二 装帧


桥口五叶承包了夏目漱石的“书的模样”


漱石相当欣赏他(桥口五叶)的成果,于是指定桥口五叶为他在报纸上连载的《我是猫》(吾輩ハ猫デアル)画插画。至于桥口五叶真正发挥实力,则是在《同志》第八卷五号以后的作品。因为他首次发表了以柔和线条构成的素描画,而柔和线条是新艺术运动的一大特征。


这为他打开了机会大门。尔后桥口五叶又负责了菊版漱石作品的装帧,包括:大仓书店及服部书店明治三十八年十月到四十年五月间出版的《我是猫》上、中、下三卷,明治三十九年五月大仓书店与服部书店出版的《漾虚集》、明治四十一年九月春阳堂出版的《草合》,以及大正三年一月大仓书店出版的《行人》等。


《草合》  桥口五叶 装帧

 

关于装帧,桥口五叶的看法是书的包装要做整体考虑,这在当时是很新的观念。认为装帧与整本书息息相关的五叶,对待环衬也不含糊。他认为书的整体要覆以具装饰性的画或图案,也就是将昆虫、花草等特定图样以一定的规律排列,形成装饰性的形式美。

《相合伞》  桥口五叶 装帧


桥口五叶称装帧为书的模样,漱石亦在《我是猫》的上卷序文中提到请来五叶为封面及其他模样做设计这里所谓的模样,即完美传达出桥口五叶的装帧观念。


神原泰:“光看一条线就能辨识谁是设计者”

 

他是未来派画家,也是后期立体派诗人;既是美术评论家,也是文学翻译者;是前卫艺术运动的精神领袖,亦为“女学生诗文家”“亲未来派且为阿尔卑斯登山家的转向派……”;到最后,新闻甚至评论他是“百变人”—他就是神原泰。

 

意大利未来派领袖马里内蒂原著、神原泰翻译的《未来派的三幕剧· 机器娃娃》(未来派の三幕物電氣人形),其封面设计十分洗练,可说是大正时期的装帧杰作。这本书为菊版、书口三方未裁切的精装本,附手工书盒,由于厚度不是很扎实,因此书盒非常脆弱。当时下出书店曾将成书寄给原作者,从马里内蒂过世后留给其米兰后代的遗物我们可以知道这本书的本体包着蜡纸(paraffin paper)。书封上原作者名字以连续、重复、大胆的手写文字呈现,这是未来派画家贾柯莫· 巴拉(GiacomoBalla)在“手绘风明信片”上经常使用的手法,这有可能是从巴拉的作品或模仿巴拉的福尔图纳托· 德佩罗(FortunatoDepero)作品的意大利印刷品中得到的灵感。

《未来派的三幕剧》  神原泰 装帧


大正十二年十二月十八、十九日,神原泰在《东京朝日新闻》发表了文章《装帧的问题(上、下)》。神原在这篇文章中还提到:“我并不想藉由装帧满足自己对艺术的欲望或展现自身个性。”他认为,如果画一条线、写一个字还不能明确展现个性,那样的个性谈不上是“个性”。“因此不管我在做什么,都只要保持正直与认真就对了。”

 

明白呈现神原这样想法的,是大正十三年四月二十五日由idea 书院出版、神原自己撰写的《艺术的理解》的装帧。此书为四六版附机械制书盒的精装本,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书盒的包装,上面仅有浓浓的设计概念与文字。这本附插图书盒的作品上,以令人联想到同时代匈牙利激进派构成主义的图形装饰正封,相较于以文字为封面的书盒,尺寸较大,厚度也比较薄。虽然不清楚中间的来龙去脉,有可能是因为试做了插图书盒后,发现没有原先预想的厚度,因而改采文字书盒。不论如何,书盒采用单一墨色印刷不对称图形是很成功的。



《艺术的理解》  神原泰 装帧


放眼日本国内,过去可从来没看过如此抽象的图形。原书以画装饰的设计相当有“个性”,就如同神原所言,光看一条线就能够辨识出装帧者是谁。

 

神原在装帧上拓展新境界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是昭和二年一月十八日由“文化生活研究会”出版、伊庭孝写的《明日的音乐》。这本书为四六版附手工书盒,装点着书盒与环衬的剪影,是神原最擅长的线条画,与封面上以正红色的太阳为概念所组成的非对称构图彼此对照,十分特别。


《明日的音乐》  神原泰装帧


(以上内容编摘自《装订考》,【日】西野嘉章 著,王淑仪 译,楚尘文化 出品)



文艺青年、日本文化爱好者的升级利器

书籍设计美学的权威著作

透过作者涵蕴深厚而自在的文字,

想象那个文学与艺术、

做书与读书均无比美好的时代


在这本书里:

你可以欣赏两百幅设计别致的书籍封面

你可以走访书中提到的那些有着悠久传承的书店

你也可以去参观作者所在的博物馆

 

你会发现:

在小的事情上倾注艺术想象力,

是日本文化中一直所保有的美好


文末福利:

 

在本条微信推文下留言,


说说你最喜欢的日本文学作品或作家,


按点前十位的粉丝,


即可获得由日本通联手楚尘文化送上的


《装订考》一本哟!


点赞有效期截止至3月26日(周一)下午14:00。

Copyright © 合肥印刷设计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