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印刷设计社团

那年,我的孩子上了一年培训班

美乐个趣2019-12-01 16:14:50


我是老师,一个语文老师,一个自以为很不错的语文老师。

我有一个孩子,她上三年级时,面对老师布置的周末作文作业,手足无措,甚至急得哭鼻子。就像医生治不了自己的病一样,我拿自己的孩子也没有办法,在家教她,她也不很配合,有时看她为难的样子,只好帮她写一篇,让她抄上去交差。

孩子上四年级那年,几个朋友把孩子们凑到一起,央求我帮忙带带作文,我想也好,顺便带着自己孩子写作文。


因为我是老师,我知道在学校每个学期只有七八次习作远远不能形成孩子习作的能力,而繁琐的课文分析还有各种练习册,各种测试测验评比,让老师们实在没有办法没有心思去关注去思考孩子们的习作,因为,习作,对于语文老师来说,也是个难啃的难见成效的“硬骨头”,老师也是能躲则躲,能省则省,这不关乎老师的职业道德。教了一辈子语文,仍然怕教作文怕改作文的老师大有人在。


那一年的周末、寒假、暑假,我和孩子们对照着电视剧看《三国演义》、《封神榜》;我和孩子们在院子里做气球大战、“斗牛”“护蛋摔蛋”等各种各样的游戏;我和孩子们一起做“拔书”“折纸”“吹不灭的蜡烛”“烧不烂的手帕”的实验;我教孩子们玩“听音识字”“飞来飞去的硬币”“神奇的感应”魔术;我和孩子们一起“独臂穿衣”“体验盲人”……那一年,我把他们的作文打印装订成册,加上封面,给每个孩子做了自己一生第一本作文集子;我把他们的作文张贴出来,把他们的照片贴上去;我把他们的作文推荐到杂志社去发表。就这样,孩子们被点燃了,他们自信了,不怕作文了。我的孩子周末也不会一个人在家跟布娃娃说话了,在小伙伴们共同的活动中,成长地越来越阳光。


当然,那一年后,因为工作原因,我没能继续和他们一起玩下去,但是这群孩子的作文虽谈不上出口成章下笔成文妙语连珠,但再也没有让我们当家长的操心过。


我庆幸,那年,让孩子跟着我上了一年的作文培训班。

现在,提起校外培训,全社会大有口诛笔伐、同仇敌忾之势。诚然,校外培训,门槛低,鱼龙混杂,难以监管,确有很多不良之处。但现实中,学校大班额教育的兼顾不到,社会上优质的校外机构不健全,我们孩子的周末、假期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当然,我们家长如果有足够的时间陪着孩子,足够的能力教育孩子,无疑,周末亲子教育一定是最好的教育。如果,我们的孩子在学业上足够优秀,他当然可以在周末和您一起去游山玩水,去弹琴滑冰,去唱歌跳舞。

但是,如果我们的孩子不会写作文,考试分数不高,在现实评价体系下,得不到同学、老师、家长的认可,考不上想上的高中和大学,您还愿意信“不要给孩子压力”“让孩子顺其自然成长”的话吗?

突然想起了微信上曾经盛传的一句话;没有了成绩,你让孩子拿什么去自信?

我在惊了一身冷汗后,不由庆幸:

那年,我让孩子跟着我上了一年的作文培训班。




Copyright © 合肥印刷设计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