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印刷设计社团

碰撞:短期内不能指望图书按需印刷有大作为!

科印印刷网2019-12-01 15:47:03

图书按需印刷虽在身家丰厚企业的实践与带动下,天际开始透出淡淡的亮色,渐露曙光,出版社在图书的生产理念上也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转变,而且出现了一些跟进者,但笔者认为,短期内还不能指望有质的突破和大的作为。


“没有需求”哪来“按需”?

没有国民的阅读需求,选择何种方式印制图书就只能是伪命题。


按照每年由有关部门公布的各国成年国民人均阅读量报告,2013年我国成年公民的人均图书阅读量是4.7本,法国为20本,日本40本,高居榜首的以色列则是64本!相信这也是仅有数百万人的以色列却能在印刷界创造出众多带有突破性创新的印刷及印后设备的原因。


好在这已经引起社会重视,倡导全民阅读的工作正在全社会兴起,当然,这一局面的真正改变尚需要时日。相信,全民族对学习的重视程度提高了,对图书的需求也会提高,而且伴随着各类人员不同的需求,采用数字印刷方式完成更多的带有针对性的读物印刷量也会随之增长。


“成本”历来是关键问题

虽然凤凰数码通过持续三年的努力已经对外宣布其黑白数字印刷已经实现盈利,但相比于胶版印刷显得偏高的生产成本依然是影响数字印刷快速发展的原因之一。改变这一状况需要设备与耗材供应商与生产商的共同努力。


按照现行的计价方法,印数越少相对工价就越高。换句话说,200本以下按需印刷的产品价格将更难为一般对象所接受。至于本被市场看好的像像册之类的私人定制同样是因为曲高显得和寡,B2C市场的开拓远没有期待的那么好,重要的原因可能同样是为高昂的价格所困。


我们期待国内设备生产企业能够早日深入数字印刷设备及耗材的生产领域,通过充分竞争快速地把数字印刷的市场价格降低下来。


“肥水”不外流了?

现时国内市场对采购大型数字印刷设备显得春心萌动的,是掌握着内容资源的出版单位,其原因无非是接受了凤凰数码提出的:图书的成本除了应该考虑印刷之类的直接成本外,还应该加上资金占用成本及可能出现的图书报废预提;黑白图书的短版印刷成本已经具备与传统胶版印刷竞争的能力,而且更具可变、按需组织生产的优势;自主组建数字印刷工厂的难度并不显得特别困难,何况自己组织生产还能有效避免可能发生的市场盗版现象。


正是基于上述指导思想,分析现时国内市场上已经存在的16条连续纸数字印刷生产线,在出版集团或出版社等掌握着内容资源体制内的有6条线,即江苏凤凰数码公司的2条;郑州新华、京师印务、中教图、中石油彩印的各1条;属于印刷企业持有的计10条线,即虎彩公司属下的6条、大朗中编的3条及上海当纳利公司的1条,已经关张的大恒的生产线没有计入。


受凤凰数码触动,已经着手酝酿引进连续纸数字印刷设备的大多是传媒集团内的印刷厂,原因是上有集团的鼎力支持,添置了数字印刷设备后,增加了企业满足市场需求的手段,客观上提升了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实事求是地说,现时进入这一市场更多的是着眼于抢先占有这块市场,在业务量尚显不足的时候祈求盈利还显得有些早,对此,这些企业应该有比较清醒的认识。


“账”还得细算

采用数字印刷工艺组织短版图书印刷虽有着成本核算上的优势,减少了资金占用和有效避免了可能发生的库存报废,但这往往只是在同一集团内可以做如此思考,因为增加了印刷生产的成本节约了出版社的支出,从集团总账来看,最终是减少了库存,降低了生产成本。


对于体系外的印刷企业,出版社节约下的这块成本一般不会因之向印刷厂做转移。因为,他们不会过于关注生产方式,更关注的是一眼看得清的直接成本。换言之,体制外印刷企业在实现产品盈利上难度要大于体制内企业。


退一步说,即便是体制内的出版社与印刷厂之间,在集团对图书库存没有直接与领导经营业绩挂钩前,出版社也不会同意因为印厂采用数字印刷的方法完成图书印刷,自愿向印厂支付高于传统印刷的生产费用。


因为存在着上述实际情况,据说,有些出版集团为了推进这项工作的开展,采取在正常工价外,由集团向印厂支付数字印刷工艺补贴的办法。这样操作的好处是在暂不改变现行考核方式的前提下,解决了工艺改变推进中遭遇到的数字印刷工价高企的实际困难,保护了印刷厂的积极性。这对提升整个集团的经济运行质量有帮助。


在推进数字印刷实现图书按需印刷的时候,还必须解决的是发行部门要充分运用网络做好待印图书的前期宣传工作。出版社在按照传统印刷要求组织图书印刷的时候固然有满足胶印最低印量的因素,但同时也存在着图书出版后铺到所有书店的门店以供读者选择需要有基本的量,因为书店不承担图书积压的责任,对进店的图书能否实现销售缺乏应有责任心,卖得掉是增加了门店的营业额,反之,则把图书退往出版社,有出版社承担全部发行风险。这样的操作方式减轻了书店的销售压力,但客观上也降低了他们热情向读者推荐图书的积极性。


图书由预印改为按需印刷后,采用根据市场需求再行组织图书印刷的方法,付印前摸清市场就变得十分重要,而还得依赖书店配合,所以说,这是一项牵涉到编印发三方通力合作的工作,缺少任何一方的积极配合都会存在不足,属于三位一体的传媒集团理应有条件走在这场改革的前面。


创新固然需要激情与冲劲,但创新更需要判断与理智,切忌不顾条件的一哄而上。让我们且行且总结。

文章根据科印网(www.keyin.cn)名家潘晓东专栏文章改编,更多精彩观点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合肥印刷设计社团@2017